•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    1. <table id="amh1e"><ruby id="amh1e"></ruby></table>
    2. <pre id="amh1e"><label id="amh1e"><menu id="amh1e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  <output id="amh1e"><nav id="amh1e"><small id="amh1e"></small></nav></output>

     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
      關閉按鈕
      關閉按鈕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文學心語

      陸谷孫:低調的“老神仙”

      2014年12月18日15:06 來源:新民晚報 作者:曹剛 劉建芳 點擊:

      74歲的復旦大學外國語言文學學院教授、博導陸谷孫,被學生們昵稱為“陸老神仙”。他主編《英漢大詞典》,精通莎士比亞文學,學術成果豐碩,但始終淡泊名利。他在生活中低調謙和,對工作卻追求完美,這也成就了一位為中國英語教育開啟現代先河的英語大師,見證了中國最權威浩大英語工程——《英漢大詞典》的誕生。 

      最近榮獲第六屆“上海文學藝術獎”杰出貢獻獎,陸先生一如往常般低調,就像他面對媒體時反復強調的那樣:編詞典的影響沒那么大,而且是集體功勞,不能一個人頂著一組人的名義去拿獎。 

      74歲才暫別本科講臺 

      如今,已過古稀之年的陸先生保持著非常規律而忙碌的生活節奏——每天早晨7時左右起床;早餐后,快速瀏覽BBC(英國廣播公司)等的當天新聞;緊接著,開始為明年即將付梓的《中華漢英大詞典》審改校樣。從這個學期開始,74歲的陸先生不再給本科生上課,門下的研究生也都已畢業,他終于可以全身心投入這件讓他牽掛了20多年的事。 

      提及陸先生,他的得意門生、詞典編纂團隊親密戰友、復旦大學外文學院副院長高永偉的語氣里充滿敬意?!瓣懤蠄探趟氖?,一直堅持為本科生開課,直到本學期才因身體問題,暫時離開復旦的講臺。他的英美散文課是很多畢業生在復旦校園里留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?!?nbsp;

      2012年,陸先生以最高票被學生選為“復旦十大杰出教授”。在其榮譽無數的一生里,這是他最看重的一頂桂冠。高永偉介紹,陸老一直認為教書育人,哪怕只能影響到一兩個人,也是一件樂事。幾年前,為了通曉世情,與時代接軌,陸老曾把講臺搬上微博,在那里化身“陸老神仙”,與網友探討“小清新”“萌”等新興詞匯的準確英譯。無論在網上還是生活中,他都是那個樂觀的老頑童,與弟子們親密互動,是活詞典,也是教科書。去年11月開始,他不再更新微博,回歸內心,獨享靜思,專注于詞典編纂。 

      “陸老神仙”正在負責的《中華漢英大詞典》的編纂工作,最早可以追溯到1991年。那時,編完《英漢大詞典》的陸先生在香港遇到從事對外漢語工作的安子介。安子介建議他編纂一本漢英詞典,激發了他的雄心壯志。這一干,就是20多年。 

      “神仙洞”里享受寂寞 

      “我是真心不希望拋頭露面,我希望躲在我的‘洞’里,你們也不煩我,我也不煩你們。Leave me alone(讓我一個人待著)是我的哲學?!标懤显?012年的一次講座上這樣述說自己的人生哲學。他在精神王國里享受著孤獨,并將之化作靈感的催化劑。 

      從“文革”期間被“發配去與字打交道”——編《新英漢詞典》,陸谷孫便開始與詞典結緣,一編就是一輩子。1991年出版《英漢大詞典》第一版,2007年第二版,一字一句的苦心斟酌背后,是一個求索者青絲變白發的不懈追求,也是一群詞典人齊心協力的共同理想。 

      傳說在歐洲,懲罰一個人的方式就是讓他去編詞典,而在陸先生眼里,這份極為枯燥而漫長的工作,卻樂趣無窮。1976年,他開始參與《英漢大詞典》的籌備和編寫;1986年,被任命為《英漢大詞典》主編。這部1500萬字的《英漢大詞典》是由中國學人獨立研編的第一部綜合性英漢詞典,出版十余年來,發行數量之大,使用人數之多,釋義之準確精當,造福了幾代人,在英漢詞典的編纂方面,為中國學界贏得了國際榮譽。 

      從“文革”期間政府主導組織團隊,到改革開放后出版社牽頭開會交流,其間有老先生故去,再不見笑貌;有年輕人加入,卻耐不住寂寞而離開。參與第一版《英漢大詞典》編纂時年紀最小的嚴有敏,兩年前也到了退休年齡。而陸先生,還在他的詞典世界里遨游,在他的“神仙洞”里,四十年如一日地享受寂寞時光,與摯愛一生的事業相依相伴。 

      “我們都是他的孩子” 

      在復旦從教數十載,陸先生可謂桃李滿天下。他的言傳身教,給弟子們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印記?;貞浧甬斈旮S老師編纂《英漢大詞典》第二版的經歷時,高永偉仍然記憶猶新。

      “那是2001年底,我跟隨陸先生讀博。他首先讓我們新人通讀第一版,那時我們會把一本詞典拆掉,隨身帶著,一有時間就拿出來看看。他想讓我們培養對詞典的感覺,包括一些微觀結構、布局,比如一個詞條后面有音標、詞性、釋義、詞源等。然后他讓我們根據已有知識,給詞條補充新的含義或意象。想到新出現的詞,就加進去,沒想全也沒關系?!?nbsp;

      陸老手把手教會了高永偉怎么編纂詞典?!跋茸屑毻ㄗx,綜合多方意見,參考眾多資料,反復補充、修訂、審定,然后還有層層審稿和校稿?!闭f這些話的時候,高永偉的語調不自覺地變得溫和起來,正如他所說的那樣“有陸老在,我們做得很安心”。 

      他回憶說,只要發現差錯或問題,陸先生會在旁邊畫上眼睛?!皠傞_始的時候,師兄弟的紙上全是眼睛,老師以他獨特的方式告訴我們,哪里需要重點注意?!闭f完,高永偉起身走到書柜旁,迅速翻出一大袋厚厚的紙,全是當年陸先生批改過的作業。紙張已有些泛黃,在密密麻麻的字里,師生的認真嚴謹躍然紙上。 

      在高永偉眼中,陸先生既是嚴師,又像慈父。有一次,高永偉得了突發性耳聾,醫生說要多吃海鮮,陸先生就特意叫燒飯阿姨為他做了魚和蝦?!瓣懤蠈ξ覀兊年P心,真的就像對待兒子一樣?!彼哪抗饫餄M是動容?!拔覀儙讉€學生每周末都會去看望陸先生,陪他聊聊天、散散步。他妻女在國外,我們都是他的孩子?!弊罱?,陸先生身體抱恙,高永偉就和師兄弟們自覺分擔了老師的配藥工作,在他們心里,永遠牽掛那個把自己領進奇妙詞典王國的“老神仙”。 

      淡泊名利,堅持創新 

      為師為人,陸先生都堪稱典范。第二版《英漢大詞典》的編者頁背面是第一版編者。不同于其他詞典,陸先生堅持不為去世的編者名字加黑框,要讓每一個曾經的戰友都自由地“活”在這本詞典里?!袄蠋熡X得,這本詞典是大家努力的共同成果,也是逝者生命的延續?!备哂纻ビ行└锌卣f?!坝型律×?,陸先生只要身在上海,不管多忙也一定會登門拜望,如果實在趕不回來,也會拜托學生代為問候?!?nbsp;

      讓高永偉印象最深的,是陸先生的淡泊名利——他很少接受采訪,頒獎也是避之不及。4年前的師德標兵獎,就是高永偉代領的,“當時很多領導都在場,我又沒什么好發言的,氣氛有點尷尬。老師一直覺得,榮譽屬于參與編纂的每個人,不愿獨自領獎,而且他太忙了,不想生活受到過多打擾,也不愿把時間耗費在頒獎典禮上?!?nbsp;

      孜孜不倦的“陸老神仙”,依然保持著活躍的創新思維,對詞典的未來發展也有自己的構想。他認為,以后的詞典應該充滿互動性,使用者同時也是編寫者,互動性就像維基百科一樣。他說自己編詞典是尋章摘句老雕蟲,時下也需要更多精通科技的數字化人才。 

      修訂、審定、審稿……一部詞典在問世前要經歷層層打磨,編纂者若無興趣,無疑會深受煎熬。在陸先生身邊耳濡目染,高永偉早已學會享受這一份沉默、低調而內涵豐富的工作?!瓣懴壬鲈瓌撛~典時提到過‘外族敏感性’——老外對中文的語言變化更敏感,中國人在研究外文的時候也一樣,我們可能會走在時代的前面?!闭f這話時,高永偉眼中閃動著灼人的光芒,“要培養對新詞的敏感,你或許是第一個找到它最準確中文釋義的人,你無形中會成為一個新詞的發明者,這種樂趣難以言表。詞典是文化交流的忠實記載者,看詞典就像在看一幅歷史畫卷,這難道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么?” 

     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4002215號-3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3678號
      電子郵件:shanghaizuojia@126.com 聯系電話:086-021-54039771
      758
      综合久久无码高清电影-性爱午夜毛片-国产另类综合区-五月天久久国产你懂的
    3.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      1. <table id="amh1e"><ruby id="amh1e"></ruby></table>
      2. <pre id="amh1e"><label id="amh1e"><menu id="amh1e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    <output id="amh1e"><nav id="amh1e"><small id="amh1e"></small></nav></output>

       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