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    1. <table id="amh1e"><ruby id="amh1e"></ruby></table>
    2. <pre id="amh1e"><label id="amh1e"><menu id="amh1e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  <output id="amh1e"><nav id="amh1e"><small id="amh1e"></small></nav></output>

     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
      關閉按鈕
      關閉按鈕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文學心語

      曹可凡在新民晚報發表散文《憶父親》

      2014年07月23日15:20 來源:新民晚報(20140629) 作者:曹可凡 點擊:

      憶父親    

      曹可凡    

         

       

        有天晚上陪兒子入睡,小家伙忽然沒來由地問了句:“為什么從來沒見過爺爺???!”“因為爺爺已經到天上去了?!蔽业??!八粋€人在天上是不是會孤單?”兒子又問?!安粫?,因為他和星星在一起。再說,只要你想念爺爺,他就不寂了?!薄芭丁辈恢螘r,兒子的眼角沁出了淚花。待兒子酣然入睡,父親的形象如同電影般在腦海中閃現。

        作為家中長子,父親自幼受父母寵愛,卻絕無“大少爺”稟性,為人方正內斂,尤嗜讀書。記得幼時家中有一朝北小屋,里面堆放著他的藏書。從內容看,有部分文史哲專著,但更多的則是科技類外國硬皮原版書。據父親回憶,他工資的80%幾乎全部用于購書?!拔母铩睈豪藫鋪?,父親倍受沖擊,工資銳減至30元。書是不可能買了,于是,出售書籍便成為家中“開源節流”的重要途徑。雖然硬皮書份量不輕,但當廢品賣,終歸“三鈿不作兩鈿”,換不了幾個錢。每次將一捆捆書搬至樓下時,我都快樂無比,父親卻愁容慘淡,默不作聲。

        父親生性木訥,寡言少語,但對學習外語卻有一套獨門法則。他畢業于美國教會學校,英語自然等同于“母語”;上世紀50年代,中蘇關系趨于密切,他又專門向一位寓居上海的白俄學習俄語;而德語則是為革新電鍍工藝自學而成,他有兩本德語筆記,雖殘缺不全,但至少文理通順,用詞精準;至于日語,他則是在上??箲饻S陷時被迫在小學里學的,隨著時間推移,早就被拋至九霄云外。到了“文革”,閱讀往往可能招來殺身之禍,但酷愛讀書的父親很快在一本日文版的《人民中國》重新找到學習的快樂。父親供職的單位在楊樹浦,我們家卻在愚園路,路途遙遠。他必須轉乘兩趟車,前后花一個多小時方能抵達。于是,他每天凌晨四點多便起床,打完一套太極拳,乘20路電車至外灘,在“中央商場”一簡陋的鋪子里喝一杯劣質咖啡。他邊喝咖啡,邊讀《人民中國》。大約過一小時光景,再轉車至工廠勞動。天長日久,日語大有長進。他雖然戲稱自己讀的是“啞巴日語”,即只會讀,聽、說、寫則一概不會,但這卻是他寂寞人生歲月里些許心理慰藉。所以,父親也理所當然成為我的英語啟蒙老師。

        除外語之外,西方古典音樂也是父親一大愛好。他年輕時彈得一手好鋼琴,說起莫扎特、貝多芬、柴可夫斯基、肖邦等更是如數家珍,不過,他最愛肖邦作品,晚年聽的最多的便是魯賓斯坦所彈的那套《夜曲》。他最欽佩的音樂家則是小提琴大師海菲茨。上世紀90年代,曾陪父親去上海音樂廳聆聽艾薩克·斯特恩音樂會。老人家直言:“與海菲茨不可同日而語?!?/p>

        因青年時代罹患“肺結核”,父親便拜師學習楊式太極拳。楊式太極拳舒展優美,動作和順,平正樸實,剛柔相濟。這倒與父親謙和中正的個性相吻合。其一招一式講究圓活連貫。所謂“圓”就是所有的動作均走弧形半圓;所謂“活”就是動作上下相隨,步隨身換。故有人稱:“太極之圓如同三維空間球體,觸動任何一點,都會引起整個球體周身的轉動和移位?!备赣H自弱冠之年,便苦練太極,不管酷暑寒冬,從未間斷。直到晚年病重,記憶力急劇衰退,這才不得不告別幾乎練了一輩子的太極拳。記得某日清晨照例下樓打拳,突然發現打了幾十年的套路竟連一個動作也想不起來,內心懊喪至極,從此絕口不提“太極”二字。父親也曾希望我傳承衣缽,可惜我心浮氣躁,始終未得要領。

        對于自己的電鍍化學專業,父親更是嚴謹不茍。上世紀70年代,他發現原有電鍍工藝最大弊端是,含大量氰化物的廢水流入黃浦江,造成環境污染。因此,他立志技術革新,最大限度降低水中氰化物含量。由于家中藏書早已變賣,他只得利用休息天去圖書館查資料,做卡片。有一回在實驗室做實驗,不知怎的發生爆炸,含氰化物的廢水濺了他一身。氰化物為劇毒物品,稍有不慎,后果不堪設想。但父親卻無所畏懼,依然按計劃繼續進行研究課題。他還以環境保護專家身份,撰寫論文,參加國際研討會??上Ц赣H向來看淡名利,僅有的幾篇論文也已散佚,不可謂不遺憾!

        父親一生清貧,未遺下豐厚的財產,卻留給我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         

     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4002215號-3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3678號
      電子郵件:shanghaizuojia@126.com 聯系電話:086-021-54039771
      250
      综合久久无码高清电影-性爱午夜毛片-国产另类综合区-五月天久久国产你懂的
    3.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      1. <table id="amh1e"><ruby id="amh1e"></ruby></table>
      2. <pre id="amh1e"><label id="amh1e"><menu id="amh1e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    <output id="amh1e"><nav id="amh1e"><small id="amh1e"></small></nav></output>

       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