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    1. <table id="amh1e"><ruby id="amh1e"></ruby></table>
    2. <pre id="amh1e"><label id="amh1e"><menu id="amh1e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  <output id="amh1e"><nav id="amh1e"><small id="amh1e"></small></nav></output>

     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
      關閉按鈕
      關閉按鈕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文學心語

      梅子涵:濃蔭

      2015年05月29日11:19 來源:《新民晚報》 作者:梅子涵 點擊:

      車停在小鎮的一個巷口。我踩著清冷的路面走進去。陪同的校長說:“到了!”我抬頭便看見了木牌上的四個大字:列寧公園。這是讓人看了有些恍惚的。我在縣城講完文學,陪同我的校長告訴我有一個這樣的小鎮,小鎮上有一個列寧公園的時候,我就恍惚了,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奔騰:“我們去吧,去列寧公園!”如果是告訴我,那兒有個湖,是天下第一湖第二湖,我不會恍惚,因為現在第一湖第二湖太多了,大家都喜歡騙騙人。如果告訴我,那兒盛產什么,我也不會恍惚,處處都有盛產,可是又處處都能買到,現在中國最“盛產”的倒是,別人盛產什么,那么我也要盛產,結果處處堆滿的都一樣。如果告訴我說,那兒有座山,山上有座廟,廟里有個和尚,我一定會說,我想睡一會兒,昨晚沒睡好,現在有點恍恍惚惚呢!

      當然恍惚的很可能只是我們這樣年齡和記憶的人,因為我們都是閱讀過列寧的。我們很年輕的時候總是說“列寧說”“列寧教導我們”。我們看列寧電影看得可以背出來。我們人人會說:“忘記了過去就意味著背叛!”這話也是列寧說的。我下鄉當知青的時候,不帶吃的,不帶喝的,但是帶著馬克思和列寧。漫長的知青日子里我漫長地讀著他們的書,我甚至模仿列寧同志講話的姿勢,恨不得也有一個翹翹的下巴和胡子,自己覺得自己簡直有水平極了,實在是非常帥。

      車開了幾十公里,沒有高速公路??h城從前異常貧困,鄉下小鎮更是襤褸,所以革命了,紅色遍地,那個想讓中國可愛、強壯的方志敏就是這兒舉起紅旗的人,也舉起槍,建立了紅色根據地。什么叫根據地呢?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認真想過,但是我現在認真想。它一定應該有這樣的意思:這是我們現在生存的地方。我們也許會在這兒待很久,然后繼續去別處。所以我們要把這兒建設好,讓大家喜歡;以后大家就會喜歡我們去,別的地方也就飄揚起我們的旗!

      方志敏也會想到這樣的意思,他還會想到更多。他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。那么會打仗,舉起紅旗一招展,衣服襤褸的人都跟著他的紅旗走了。他還有一支鋼筆,他的鋼筆會寫十分飛揚、堅定,可是又軟和纏綿的文章,他是一個能把革命文章寫成不朽散文的領袖。我們這些從前的小孩知道他,并不是從他的打仗故事開始,而是讀著他的飛揚、堅定、軟和纏綿而牢牢記住。不要說職業革命家了,就是許多的文學家也寫不出那樣的壯觀、自然,一點沒有小氣的羞羞答答,一點沒有心情的裝模作樣,直到現在,我都愿意認認真真去背誦他寫下的那些,我愿意背誦!

      列寧公園正是他建的。

      那是八十多年前。那時他剛三十歲。他對自己說,我們要建一個人民的公園。他在更年輕的時候去上海,走到外灘公園門口,看見英國人豎著的牌子:華人與狗不得入內!你說這是什么混蛋話呢?在中國的土地上,華人不能走進自己的綠蔭。那么現在我就要在這個根據地、這個一點兒大的小鎮建一個綠蔭和草坪,讓中國人走進去,而且是讓最窮苦的犁田種地人走進去。他們不是只配了爭取缸里的米面、袋中的銅板,也是需要把腿上的泥洗了,頭上的汗擦了,換上干凈衣褲,緩緩散步,抬頭尋找鳴叫的鳥兒是站在哪根樹梢;他們也要亭子,有個坐下來賞心悅目喘氣的座位,那么這個時候的心情就是他們心里的詩了。這些勞動的人,貧苦的人,他們不是只配匆匆趕路,讓擔子把生命壓成一把弓的!方志敏心里的可愛的中國和列寧心里、書里、揮動手臂激昂演講中的那個蘇維埃是一樣的,都是人民至上,所以他把列寧的名字作為公園的名字寫上木牌。我對自己說,并且相信,這個如此小的鎮上的公園,應當是中國的真正的第一個人民公園,現在,也一定是唯一的列寧公園!

      八十多年前的方志敏,在中國的紅顏色根據地,進行了多浪漫、多燦爛的法國歐文、傅立葉式的實驗,任何的空想只要有了建立,那么就是真實和可能,就能流傳和影響。這個曾經紅色的小鎮,也是如此多情地把方志敏的列寧公園完整地保護了下來,安然坐落。

      公園里有一個小游泳池,建造的時候,方志敏反復提醒,一定不要深,要安全。小小的荷花池也還在,盛開的時候,每一朵里都有對八十多年前的想念。八角亭前的那棵梭花樹也是方志敏種下,如今恍恍然然的陽光照著它,已經飄飄渺渺地像把天空全遮住了。我看著它飄渺的高大和覆蓋,想著披一件很舊的棉大衣的那個英武的男人,被敵方抓住的時候,身上只有一塊手表,一支鋼筆,沒有一個銅板,眼里克制不住地涌滿了淚水。陪同的校長看看我,輕聲問:“我們走嗎?”我說:“再站會兒吧?!?nbsp;我喜歡站在真正了不起的人跟前,喜歡站在濃蔭下。

     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4002215號-3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3678號
      電子郵件:shanghaizuojia@126.com 聯系電話:086-021-54039771
      1025
      综合久久无码高清电影-性爱午夜毛片-国产另类综合区-五月天久久国产你懂的
    3.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
      1. <table id="amh1e"><ruby id="amh1e"></ruby></table>
      2. <pre id="amh1e"><label id="amh1e"><menu id="amh1e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    <output id="amh1e"><nav id="amh1e"><small id="amh1e"></small></nav></output>

        <table id="amh1e"></table>